女尊玩弄正君玉茎入钗*妖僧的浮乱之夜H

2022-06-02 15:05:49 投稿人 : admin123 围观 : 评论

  还未踏入隔壁老王的茅草院,楚小枫等人直接被老王的厉喝声定住。

 

    “血朱石?!”

 

    “前辈您这是要我们的命啊!”

 

    “血朱石,那可是在血朱鸟身上!”

 

    毕竟久在暴风沙漠,杨胖显然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

    “前辈,要不您说说第二个条件吧?”

 

    “这第一个条件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是真的做不到!”

 

    听到杨胖急切的情绪,独坐在茅草园里正准备看巧媳妇的老王,突然晦气地吐露嘴:

 

    “我刚才没说清楚?”

 

    “血朱石,是接骨的第一个条件,也是必要条件!”

 

    “想接骨,就需要朱雀的‘涅槃之力’,我又不是朱凛缺?!”

 

    见杨胖还想与其争吵,楚小枫先一步躬身致谢,打断了他。

 

    “枫爷!不能去啊!”

 

    “就算是铂金中期,铂金巅峰,甚至是钻石强者,都不敢贸然前去!”

 

    “沙漠深处的凶兽,个个都是S级以上不说,其实力更是堪比铂金中期以上的强者!”

 

    “就算枫爷您有空间术!那也只能控制一时,真要杀,还是杀不了的!”

 

    杨胖见楚小枫竟然真的生出要去的念头,急忙劝阻,可里面的凶险,岂是他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?

 

    见杨胖执拗,楚小枫摇了摇头,“血朱石里,蕴含朱雀之力?”

 

    “是枫爷!但是,太少了!”

 

    “一个血朱石,蕴含的力量,也就一个指甲缝,甚至都不如一个指甲缝。”

 

    “而杀一头血朱鸟,都不一定爆出一个!”

 

    “一定还有别的办法!我...我去求朱凛缺!对!我去求朱凛缺!”

 

    为了能接上北夜织的断骨,着实把杨胖给折磨疯了。

 

    “二哥你冷静点!”

 

    “血朱石是唯一的办法!难道你忘记鬼婆婆之前说了啥!”

 

    “别说朱凛缺不一定出手,他就是出手,也已然没了这个能力!”

 

    左男怒声出,滚滚刀意袭身,瞬间将近乎癫狂的杨胖压了回来。

 

    “都是我太废物!都是我太废物!”

 

    “我连我媳妇都保护不好!”

 

    “都是我太废物!”

 

    楚小枫一击将杨胖打晕,看向左男,“看好他!我去弄血朱石。”

 

    “放心,打不过我还不会跑?”

 

    想起楚小枫的空间之力,左男才关切地点了点头,“枫爷小心。”

 

    瞥了一眼当真前去的楚小枫,隔壁老王突收敛其笑容,再现时,已然出现在青龙湖旁。

 

    “婆婆,你这是何意?!”

 

    “要整个鬼镇为之陪葬?”

 

    “多少年了,难道你还是放不下?”

 

    “他华夏就是塌下来,那也是他莫悟天!那也是他们这代人的事!”

 

    “咱们这些百年前活下来的老骨头,还挣扎个什么劲啊?!”

 

    佝偻着身躯的老王,满脸怨恨,似实在是想不明白,鬼婆婆趟这趟浑水到底为了什么!

 

 文学

    “所以你让他一个黄金中期的御兽师,置身前往深处杀铂金中期的血朱鸟?”

 

    鬼婆婆答非所问,质问道。

 

    “想接骨,这是必要条件!”

 

    “但想让鬼镇的村民支持他对抗莫悟天,这是万不可能的!”

 

    “婆婆啊!我看您是真老糊涂了啊!楚小枫孤身一人,真能与整个华夏对抗?”

 

    “光伏杀盟和恶沙盟,他能对付吗?”

 

    隔壁老王越说越气,越气越躁,“要人没人要势力没势力,要实力没实力,说句不好听的,陈玄天和铁真,哪个不比他强?!!”

 

    “真到了那个站位的地步,难道这俩不是咱们的首选?!”

 

    “总之只要我老王不同意,他就休想!”

 

    隔壁老王气愤地恼怒完,挥袖离去,唯留下独坐在湖边垂钓的鬼婆婆。

 

    后者摇了摇头,看着那平静的湖面,心事沉沉,“只要有鱼,就一定会上钩!”

 

    “只要空间大阵在鬼镇一天,他莫悟天又岂会罢休?”

 

    “这些年,是我们这些老骨头们,糊涂了。”

 

    无论是伏杀盟,恶沙盟,能有现在的规模和势力,靠的,全是陈玄天和铁真他们两人各自的打拼!

 

    而楚小枫的身边,有几人?又有何势力?

 

    鬼婆婆长长一叹,正因为楚小枫势单力薄,所以她才想要鬼镇站在楚小枫的身后!

 

    但她也知道,能不能让鬼镇的这些老骨头们信任楚小枫,靠的,只有他自己。

 

    愿者上钩,她就是鱼竿。

 

    而对于这一切,已然快要踏入暴风沙漠深处的楚小枫却浑然不知,他之所以来此。

 

    一是为了北夜织的接骨,二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实力。

 

    三,便是为了二哈的终进化!

 

    战灵决战灵决,最快的升级方法,就是战斗。

 

    已经黄金中期的他,加上SS级空间术,以及各种S级御兽术,虽说同陈玄天那种铂金中期的御兽师,硬拼是不行!

 

    可陈玄天毕竟是败在了他的空间术下。

 

    这难道不是实力的一种?

 

    望着眼前那遍地的骷髅,楚小枫本能地警惕起来,依照鬼镇村民的话,过了骷髅地,便是凶兽狱。

 

    而这个狱,自然是地狱的意思。

 

    “快点!快点!”

 

    “后面的赶紧跟上!”

 

    就在楚小枫刚踏出骷髅地时,其身后突然传出道道急切的催促声。

 

    “记住你们的任务!找血朱石!”

 

    “不惜一切代价,寻找血朱石!”

 

    “谁找的最多,可优先完成华夏营考核!!”

 

    只见一位穿着蓝色教练服的中年男子,冲着身下五位铂金级的御兽师们吆喝道。

 

    隔着老远,楚小枫便看清了他们所穿的校服。

 

    有来自东山大学的,有来自厦大的,甚至还有来自北大的。

 

    三个学校的势力,以2:2:1来划分。

 

    见他们的教官走了,穿着北大校服的那位男子突讥讽一笑,“我可是听说了,咱们这位教官,就是陈玄天的狗腿子!”

 

    “这不,陈玄天骨头断了,就让咱们来找血朱石了。”

 

    “还谁找的多就优先完成华夏营的考核?”

 

    “什么时候华夏营的考核,用血朱石来衡量了?”

 

    “哎,行了行了,柳宇星,谁让你爸才上任呢?”

 

    “而且一上任,还是接任的东山市市长!”

 

    “东山市啊,整个华夏最废物的小城吧?”

 

    “就是!人陈玄天是谁徒弟?整个华夏最强御兽师,莫悟天的唯一弟子!”

 

    “你爸能和莫悟天比?还是你能和陈玄天比?”

 

    “哈哈哈~”

 

    其余人,纷纷嘲笑柳宇星。

 

    两个穿着厦门校服的男子突走了上来,拍了拍柳宇星的肩膀,威胁道:“赶紧的吧柳大公子!”

 

    “赶紧找好了给我们送来!”

 

    “记住,我门四个,一人两个!”

 

    “做不到,我想,你这当儿子的死在这里,你那废物老爸,应该也没啥脾气吧?”

 

    “东山大学的,你们没意见吧?”

 

    穿着东山大学校服的两人,冲他们咧嘴一笑,“全听秦哥的!”

 

    秦淮河哈哈一笑,“柳宇星,看到没!”

 

    “东山大学的人,也特么不帮你!”

 

    “这就是有个牛逼老爸的好处!”

 

    “秦哥,我可是听我爸说,叔叔将安泰市市长的位置给了林剑锋。”

 

    “害!你这就不懂了吧?”

 

    “那是秦叔叔有了更好的位置,华夏御兽警,厅长!”

 

    众人一听,皆大惊于表,满嘴的彩虹屁轰击,惹得秦淮河越发嘚瑟。

 

    “原来,你是秦平天的儿子?”

 

    楚小枫砸了砸嘴,搞了半天,这群人,都是某个市长家的公子爷啊。

 

    “杨胖口中的华夏营,实则是这群官二代来享清福的?”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