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的手指在花缝游走(丫鬟的艳史(H))全章节阅读

2022-06-02 15:01:20 投稿人 : admin123 围观 : 评论

罩着金色蕾丝兜帽,金色的蕾丝花朵晃动在黑亮的波纹上,古典明艳,犹如凤冠。将脸映衬得皎如月光,亮似朝阳。

 

    让人想起月出大海,日出东方。

 

    宾客们一眨不眨地看着她。

 

    目光随着她轻盈的脚步动摇。

 

    一双金色镂空小圆头中跟鞋,仿佛能步步生莲。

 

    身上裹着一件彰显完美身材的渐变紫色V领流光裙,仿佛万千星辰流到了她的裙子上,又像最后一抹晚霞沉入碧江。

 

    泛起神秘的、大气的、高贵的紫!

 

    一袭金色蕾丝钩花披风温柔地盖住她的头,拢住她的脸,围绕她的脖颈,轻盈地从肩上滑下去,流淌着五彩炫光。

 

    光流到哪里,花开到哪里,像阳光所指,灵气所溢,披风上的花朵不断绽放,栩栩如生。

 

    光游走到裙摆,脚踝之上,一片、一片,散开,凝集成蓝宝石般的眼状光斑。随着走动和灯光,又不时泛出绿色、紫色……五彩光芒。

 

    神秘闪亮,宛如凤凰的尾羽。

 

    每一步都自带光效。

 

    她就像百鸟之王,高贵华丽的凰!

 

    啊!宾客们已经大气不能出。

 

    她身边的秦空,身着一套蓝色亮面西装,正是她裙摆光斑的宝石蓝。翼领上流淌着若有若无不可捉摸的五彩光。

 

    曲起的胳膊,袖口泛起道道金线,露出白衬衫袖子上的紫色眼状宝石袖扣,跟她披风上那闪亮的光斑如同对视的眼睛。

 

    西装外套是敞开的,露出里面柔滑薄软的真丝白衬衫,服帖地展现出强有力又温柔的胸膛。

 

    衬衫没有打领带系领结,仅用一枚水杉松针斜斜地别住领口。

 

    简直是勾引人去解开。

 

    很禁欲,又很勾引人。

 

    仿佛他就是随便打扮了一下,就风流倜傥地来参加自己的婚礼的。

 

    “哇哦哦!”男的羡慕死,女的要流口水了,好想摸一摸那丝滑的衬衫。

 

    紫、金、宝蓝,都是非常华贵的颜色,但他们穿着完全没有丝毫浓艳和俗气。此刻两人并肩走来,就像蓝色的大海旭日初升,金光笼罩、紫气飞扬。

 

    沉静美好,博大温柔。

 

    蓝凤紫凰,凤凰翱翔。

 

    唢呐又对着他们欢快地吹响,仿佛百鸟穿过森林,飞集于凤凰之前,争相向凤凰祝贺。

 

    两人来到台上,站在乐队老师之前。

 

    唢呐高昂,琴瑟和鸣。

 

    百鸟一齐朝拜,祝贺他们新婚大喜。

 

    凤凰也在百鸟的簇拥下喜悦飞舞,向彼此诉说着自己的情意。就像墙上那个凤凰绕飞的囍字一样。

 

    和鸣,高亢。

 

    梁安歌激动地看着唢呐大师。

 

    等他鼓鼓的腮帮松下来,一口长气吹完,连忙跑到他面前,“刘老师,噢!谢谢!天啊!我都不敢请您的。”

 

    唢呐大师满面笑容,“新婚快乐!”深吸一口气,又对着他们吹奏起来。

 

    梁安歌退到秦空身边,牵着他的手。

 

    接受众宾的祝贺。

 

    鼓乐齐鸣,欢喜热闹,萧石玉指挥着乐团,宾客却像被指挥了,摇头晃脑,笑容满面。

 

    秦空整个人是“嗡嗡嗡……嗡嗡嗡……”全身细胞、头发丝都在和面前的唢呐共震。傻傻地微笑,感觉有千百只鸟一起朝自己耳朵里飞。

 

    很喜庆,但是这声音恐怕半个月都不会从自己耳朵里消失。

 

    对玩音乐的人,秦空真的很佩服,他们是真的会魔法!

 

    你看那唢呐大师,那手速也不比他剪头发差,那表情还带跟上的。模仿每一只鸟都惟妙惟肖。秦空感觉自己处于森林里,鸟群里。

 

    这都不是人,这都是鸟……变的人。

 

    你看他们那疯狂!

 

    摇头晃脑抖腿踮脚,再吹下去,估计他们坐不住了,要起来蹦了。

 

    终于,一群鸟叽叽喳喳地向他们表达祝贺之后,大厅安静下来。

 

    安静得可怕。

 

    大家看着他们。

 

    秦空面带微笑,呆呆地站着,感觉魂儿都被吹走了。

 

 文学

    难怪说唢呐一响,不是升天就是拜堂!

 

    梁安歌毕竟是音乐人,比他镇定,拉拉他的手。

 

    秦空回过神来,“我好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。”

 

    众宾大笑,大声说:“我们听见了!”

 

    “哦,我听见了,我听见了。”秦空说。

 

    大家又笑起来。

 

    “那……服务员,上……菜吧?”

 

    “我以为你要说上鸟食!”底下赵总说。

 

    众宾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

    秦空也忍俊不禁。但还是忘了接下来程序要怎么走,耳边还是一群鸟叫声。

 

    州长站起来,“好一曲百鸟朝凤,凤凰和鸣!秦空是云州的凤!凤引来了安歌这只凰!他们引来了诸位嘉宾,齐聚一堂!”

 

    州长带头鼓掌,掌声雷鸣,众宾欢呼:“好!”

 

    梁安歌又走到刘老师面前,拥抱这位面孔吹得涨红的唢呐大师,“谢谢刘老师!”

 

    又转身对乐团鞠一躬,“谢谢大家!”

 

    乐团老师们也站起来鼓掌。

 

    梁安歌又拥抱萧石玉。

 

    秦空呆呆站那儿,傻笑看着宾客。

 

    陈映无语地看着他,“这到底还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结婚吧!你好歹像点儿凤!”

 

    众宾大笑,秦空也笑了,大喜之日还要挖苦他!

 

    不过他不跟他计较,谁叫他今天高兴呢!

 

    乐手老师们下去后,梁安歌拉着没见过如此震撼的音乐世面的新郎走到香槟塔前。

 

    梁安歌握着酒瓶,看他一眼,秦空连忙握着她的手,耳朵嗡嗡响,全靠安歌掌握,一起往香槟塔上倒下去。

 

    金色气泡升腾,众宾欢呼。

 

    秦空和梁安歌举起杯,梁安歌说:“感谢各位亲朋好友,齐聚一堂来参加我们的婚礼!希望大家都幸福、美满!”

 

    众宾站起来,一齐举杯,“新婚快乐!幸福美满!”

 

    伴郎们看着这只像呆头鸟的凤,着急啊!

 

    此时,秦空突然把手穿过梁安歌的手臂,梁安歌愣了一下,看他一眼,脸微微红,两人喝起了交杯酒。

 

    “哇哦!”众宾欢呼,也一起品尝他们的幸福。

 

    伴郎们松了一口气,话不会说,事还是会做的。

 

    就连忙去帮他们把香槟塔上的酒端给离台前最近的父母亲戚桌。

 

    服务员也鱼贯而入,开始上菜。

 

    秦空和梁安歌端着酒杯到父母和直系亲属桌上。

 

    “爸、妈、哥……”安歌叫了一串,转头看看秦空,“今天,他就是我们家人了。”

 

    亲人们微笑着点点头,看着姑爷。

 

    秦空举着杯,微笑,脑子里还在嗡嗡嗡。

 

    谢允作为他的兄长,他们的主婚人,一家三口也在这张桌上。

 

    连忙碰碰他,示意他叫人、说话。

 

    秦空看看大家,“哦……你家人多,我是你家的人。”

 

    亲人们大笑,许曼青靠着梁铭泽的胳膊,乐得大笑看着自己的傻女婿。

 

    秦芳云也忍俊不禁。

 

    梁铭泽看着他,满是疼爱,跟亲儿子也没差。

 

    秦空又叫了一圈舅舅舅妈……不会说话,就喝酒吧。正要一口干,就被梁星河拉住了。

 

    骆辰和林琅喝了。

 

    又陪他们去敬宾客。

 

    亲戚桌都敬了,来到外宾桌。

 

    大家已经站起来,米兰达抚着安歌的手臂,抱抱她,又打量,“这就是现代的凤冠霞帔吧!”

 

    秦空看梁安歌一眼,说到自己的专业,瞬间清醒了,“嗯,传统的凤冠霞帔,颜色太重,装饰太多。现代人穿,很容易被压住。

 

    所以我把那种层层叠叠简化了,分成裙子和披风两部分。裙子做成渐变纱裙,披风做成薄透的凤羽,这样就可以又华贵又轻盈。”

 

    一桌时尚大师打量着梁安歌点点头,又看看他,“真的好美!好配啊!”

 

    “你一直抓住了安歌的特点,就是轻灵!”爱莎说。

 

    凯撒大帝说:“你给安歌做的婚纱也用了羽毛!你把羽毛做得前所未有的轻盈!”

 

    “嗯。”艾魅力点点头,“羽毛很容易显得轻浮和厚重。所以这个元素并不好运用。空空是运用得最好的!把羽毛的轻盈和灵气完全展现了出来!”

 

    秦空笑道:“云裳羽衣,就是如此啊!”

 

    大家敬佩地点点头。

 

    艾魅力又高兴地拿起水晶小兔子小精灵,“看!你们好可爱!”

 

    “哈?”秦空和梁安歌一齐瞪大眼,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

    大家也奇怪地看着他们,“精灵和兔子先生啊!钥匙扣啊!摆件啊!手办啊!你们不知道吗?”

 

    陈映笑眯眯地看着他们。他和卿香都陪在他们这一桌。

 

    秦空直接走到他身边,“这是啥?”

 

    陈映笑道:“我不是在创作你们的动画电影吗?这就是在里面随意剪取的场景,定制的。”

 

    “啊!”秦空瞪大眼,“你把我们当礼物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

    “嗐!反正电影上映后,你们也会出周边。你们会成为超级英雄、奥特曼那样的超级IP!周边比电影还挣钱!知道吗?”陈映一脸兴奋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