攵女yin乱合集高H-图书馆手指探…不要h

2022-06-02 14:53:35 投稿人 : admin123 围观 : 评论

 没等墨羽动手,就见那两个人以极为优美的弧度飞了出去,一声冷嗤传来:“我看谁敢动手!”

 

  宋岩踹飞两个喽啰后,坐下来继续喝酒吃肉,面色非常平静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和墨羽时不时交谈大笑,根本没把眼前的一伙人放在眼里。

 

  见到手下人被一个陌生人一言不合瞬间踹飞,苏钦守有一刹那的惶恐。

 

  站在苏钦守旁边的年轻男子皱起眉头,满目鄙夷说:“表弟,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土包子吗?”

 

  苏钦守点点头,青白色的脸上立马堆起贱笑说:“表哥,就是他,一个不识好歹屡屡坏兄弟好事的穷屌!还请表哥为兄弟讨回个公道。”

 

  曹歩礼从鼻子里冷哼一声,嘲笑道:“你也知道是个穷屌,这样的人你都摆不平,出门别说是我曹家的亲戚。”

 

  苏钦守眼中闪过一丝阴翳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装作一副谦逊受教的样子,内心却把这个表哥祖宗八代问候个遍。

 

  “你就是墨羽?听说你很横啊,看来今天得好好教教你怎么夹起尾巴做人。”曹歩礼对身后满脸横肉的光头男使个眼色。

 

  这个光头男点下头,捏着拳头嘎巴嘎巴响就走到了桌前,抬手就要把桌子掀翻。

 

  宋岩也不说话,放下筷子,把手轻轻搭在桌面,很随意。

 

  苏钦守和曹歩礼满脸得意看着即将要上演的好戏,可是下一秒气氛稍显尴尬。

 

  那光头本以为掀翻桌子很轻易的事,结果铆足劲,一张丑脸憋得通红都没能如意。

 

  曹歩礼和苏钦守也看出不对劲。

 

 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!怎么说光头男在上京武道界也是有名头的人物,可不是苏钦守平时带的那些小虾米小混混之类可比的。

 

  “苟师傅,怎么回事!”曹歩礼对光头的表现非常不满,还指望他今天给自己露脸呢。

 

  老苟摇摇头,没吭声,表情非常凝重。

 

  老苟自出道来还是第一次栽这样的跟头,讶异的看一眼宋岩,心知是遇到对手了,只好放过桌子,重整衣衫,以武道界的礼仪自报家门道:“在下苟文章,道上的朋友们不嫌弃称呼一声老苟,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?”

 

  怎么还客气上了?

 

  曹歩礼非常不悦的说:“苟师傅,管他是谁,一起教训就是!”

 

  苏钦守同样阴狠的说:“是啊,苟师傅,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武道宗师江如海的爱徒,怎么和这些下三滥的人客气上了?”

 

  苟文章心底暗骂一声,你两个小兔崽子懂个屁!眼瞎看不出对方实力不俗就罢了,对方那个中年人穿着气势难道也看不出?那能是寻常人!

 

  眼瞎还在这添油加醋,真是猪狗一对的蠢货!若不是看在曹老爷子的面子上,早就甩手一巴掌挥过去,脚底抹油了。

 

  不过,苟文章始终是苟文章,炎国十大高手之一江如海的徒弟,底气不一般,本事、眼力和心胸自然也是不同寻常的,否则在炎国这个武道盛行,各家族林立,强者如云的时代也不会活的这么惬意。

 

  自从出道以来,凭着自己的本事,走遍大江南北没有人敢轻易得罪自己,即便是遇到硬茬,看在江如海的面子上也会客客气气的和他称兄道弟。

 

  可是眼前这两人听到自己的名头后居然半点惊讶都没有,甚至苏钦守报出江如海的名字,对面那个中年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只有那个年轻人眼里神采闪了一下下,似带着一丝促狭和好奇,而不是恐惧或别的情绪,这些表现也忒不寻常了,这让他不由不谨慎起来。

 

  老苟压制住对曹苏两人的厌恶,昂声说道:“曹公子,我们武道有武道的规矩,你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。”

 

  转身对宋岩抱抱拳道:“这位兄台,苏公子和你的朋友有点过节,我们解决完就走,绝不打扰太久。”

 

  老苟的意思很明白,这是告诉宋岩不要多管闲事,自己人解决完和墨羽的过节就走,不会牵扯到他,这也算是留给宋岩一点点面子了。

 

  但是,这是留面子吗?

 

 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!宋岩可不这么想,当着我的面,欺负我的兄弟,是拿我当透明人吗?很明显的歧视啊,这是瞧不起人!

 

  “哼!”宋岩冷哼一声,放在桌面上的右手不经意的点点桌子,缓缓道:“如果你还想好好的活着,以后妻妾成群,现在就给我滚。”

 

  滚?

 

  居然有人叫老苟滚!

 

  这人一定是吃豹子胆了,要么就是活腻歪了!

 

  曹歩礼和苏钦守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岩,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。这家伙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居然敢这么和老苟说话!两人沾沾自喜,老苟即使不愿出手,这下也会出手了,就等着看好戏吧。

 

  老苟同样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!当着众人的面,顿觉失了面子,脸色很不好看,一时忽略对方居然知道他是老色鬼的事实,他对自己名声一向看重,对外一直维持着非常正派的形象。

 

 文学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话音未落,老苟身影一闪,侵身上前,对着宋岩就是一记重拳。

 

  谁也没看到宋岩是如何躲过这又快又狠的一拳,只见眼前身影翻飞,嘭嘭嘭一阵拳脚和菜碟交叠摔碎的声音传来,接着就看到一个影子被踹飞,狠狠砸到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,那桌客人早在之前看形势不对,就远远躲开了。

 

  只听到一声沉闷的炸响,那张厚重的圆桌被老苟的身子砸的从中间断裂!

 

  好强的功夫!

 

  这个光头不会摔死了吧?

 

  尼玛,这是在拍武打电影吗?也太真实了!现在演员都这么敬业吗?

 

  完了完了,生意做不成了,店被砸了!

 

  就在围观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看情况不对,赶紧转身去找经理。

 

  宋岩拍拍身上的灰尘,捋捋袖子重新坐了下来,接过墨羽递过来的一杯红酒,轻轻抿上一口,那姿势要多帅有多帅,要多优雅有多优雅!连墨羽都自叹不如。瞬间迷住了在场的大大小小、老老少少的女人们!

 

  曹歩礼和苏钦守脸色惨白,脑里一团浆糊,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 

  怎么可能!

 

  这个人居然把老苟打败了!

 

  老苟是谁?

 

  那可是上京有名的武道高手,也是武道宗师江如海的弟子啊!

 

  这个中年男人又是谁?

 

  两人内心不寒而栗,不由之主后退数步,躲到了鹰犬的身后。

 

  但是,从小就欺负惯别人的人,岂会容许自己吃亏,呆愣片刻,曹歩礼就对躺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老苟喊道:“老苟,快起来,给我废了那个家伙。”

 

  一时忘形,这家伙居然直呼老苟的名讳,连尊称都省了,这让老苟非常不满,忍不住暗骂一句:不识好歹的狗东西,真是没脑子,看不到劳资被人打败受伤了吗?

 

  苏钦守忍不住低低骂一句:“什么玩意,还自称高手,居然如此不堪打。”

 

  老苟捂着胸口,艰难得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咳咳咳。”两声咳了一口血出来,他慢慢挪到苏钦守面前,啪啪两个耳光甩了过去,把这货打愣在原地,双手抱着被打肿的脸,满眼的狠毒和不可思议。

 

  这个狗奴才居然敢打我!?

 

  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被舅舅花钱请来的保镖吗?

 

  “你这个狗东西,居然敢打我!”苏钦守眼睛发红,对着老苟怒吼。

 

  只听嘭一声,一脚,苏钦守的身影远远飞了出去,砸到墙面上,然后软软的身子缓缓躺到地上。

 

  苏钦守带来的两个保镖傻愣愣的看着,被老苟的气势完全镇住,不敢挪动半步,也不管苏钦守的死活了。

 

  老苟阴唳的目光从曹歩礼脸上扫过,曹歩礼错愕的看着老苟,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头顶,不由自主咚咚后退两步,结结巴巴的说:“老苟,苟,苟师傅,你不要乱来……”

 

  老苟对他啐了一口,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,然后转身慢慢向宋岩和墨羽的桌子走去。

 

  苏钦守他没看在眼里,这样的小家族在自己眼里还不算什么,打就打了,至于死没死,那就看苏钦守的运气了。

 

  但是曹家在上京可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家族,不是苏家可以比拟的,同时自己受雇于曹家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这是天经地义的,现在还不能和曹家翻脸,所以对于曹歩礼的不敬和愚蠢,他也只是通过教训下苏钦守,给他一点颜色看看。

 

  老苟虽然只是个武夫,但是并不愚蠢,也不是任由人拿捏当奴才使唤的。

 

  这是什么情况?

 

  传说中的窝里反吗?

 

  潜伏?坏人突然变好了?

 

  剧情翻转太快,围观的人群惊愕看着场景,猜测纷纷。

 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