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陌生人用手指高潮了公交车/全文

2022-06-02 14:40:54 投稿人 : admin123 围观 : 评论

“准备好人员和资金,我过两天就到。”

 

  直播卖货是新鲜事物,不过,航城是个好地方,也是各大网红的聚集地之一。

 

  并且这边的商贸发达,快递业更是排在全国前面,距离小商品城也很近。

 

  可谓是地利人和啊。

 

  至于天时?

 

  以如今的直播行业发展水平,早已具备了,只要稍微推动一下,相信那些互联网巨头不会视而不见。

 

  大势所趋之下,就看谁技高一筹了。

 

  “老公,谁啊?”

 

  软语呢喃在耳畔响起,白色被子下,一抹惊人的雪白一闪即逝,

 

  调皮的长发散落,柔顺地从手臂滑下。

 

  “一个朋友。”刘文斌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,刚躺下,便被一条美人蛇给缠住了。

 

  “昨晚没喂饱?”

 

  “唔,你不许说。”

 

  “不说也可以,再喊一句爸爸听听?”

 

  唰!

 

  林晚晴的俏脸顿时跟晚霞一样,红透半边天,滚烫得很。

 

  虽然秀色可餐,不过对方还是第一次,刘文斌便没有强迫她,只是抱着她睡个纯素的。

 

  “晴晴,你有起床气吗?”

 

  “啊,我没有欸,老公难道你有起床气吗?”

 

  “我也没有,我一般都是睡到没气了再起床。”

 

  “噗,老公你怎么这样啊......”

 

  上午十一点,太阳真的晒屁股了,两人才起床。

 

  年轻男女,贪财好色,绝配。

 

  后果就是,林晚晴真的下不了床。

 

  早餐没吃,客房服务送来的午饭,两人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,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。

 

  关键是,盘子都舔得干干净净的。

 

  “唉,我都没吃鲍,你饱了吗?”刘文斌望着空空的盘子,发出一阵感慨。

 

  林晚晴抱着圆鼓鼓的肚子,根本没听出他的鬼话,“老公你还没吃饱吗?要不再叫一份?”

 

  他摇了摇头,人生寂寞如雪啊。

 

  忽然,手机响了,居然是一个电话。

 

  这年头,还有人打电话?

 

  京城的号码,谁呢?

 

  “喂,艾伦,是我,史蒂文。”

 

  咦,史蒂文怎么又打电话过来?

 

  “哦哦,史蒂文,你有什么事吗?今天不是放假了吗,你还值班?”

 

  今天二十九号,周六。

 

 文学

  史蒂文是管理层,他们部门也不需要轮班什么的,咋还用公司座机打电话呢?

 

  “哈哈哈,都是劳碌命啊,不像你,到处游山玩水.....”史蒂文客气了几句,然后转入正题:

 

  “对了,艾伦,你回京城了吗?”

 

  “哦,没呢,史蒂文,你有事就直说吧,以我们的关系,不需要兜圈子。”

 

  屁的关系啊,史蒂文心底吐槽,不过,嘴里却道:

 

  “这样的,投资部的拉尔夫经理想约你吃个饭,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空?”

 

  拉尔夫想约自己吃饭?

 

  刘文斌皱眉,什么情况?

 

  他跟对方唯一的一次接触还是因为Straight Path的股票。

 

  难道是这支股票又涨了?

 

  这应该是唯一的解释了,不然的话,以枫徽银行的骄傲,对方会主动联系他吗?

 

  “哦,不好意思啊,我还要在魔都这边呆几天呢,应该要等劳动节过后再回去了。”

 

  虽然只是瞎猜的,但不妨碍他端着。

 

  涉及到跟他利益攸关的时候,谈判心理就非常重要了。

 

  反正现在是对方着急,他怕个蛋蛋。

 

  不过,他这算是鬼话了,因为五一他得跟黄丽娜出去游玩,后者应该明天晚上到魔都。

 

  本来她是昨晚到的,不过她同学有事找她,所以推迟了。

 

  枫徽银行,拉尔夫也在另一条线监听电话,听到刘文斌的拒绝,顿时急了,连忙给史蒂文打招呼。

 

  史蒂文打了个哈哈,捂住话筒,得到拉尔夫的回应后便道:

 

  “艾伦你真厉害,业务繁忙啊,要不这样,明天有空吗?”

 

  “最近都挺忙的呢,明天晚上有约了。”

 

  刘文斌笑得很鸡贼,偏偏不说自己什么时候有空。

 

  见他笑得很开心,林晚晴也凑了过来,不顾自己的大好春光,抱住他的胳膊,纤细的大长腿一踢,白色被子就盖住了两人的身子。

 

  他捂住手机,对林晚晴小声道:

 

  “晴晴你打开你的手机,下载一个软件...搜索一下Straight Path这只股票.......”

 

  此时的史蒂文,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,他能感觉到,电话那头的刘文斌,太难缠了。

 

  这通电话就跟商业谈判一样,拉尔夫要求他,不能让刘文斌觉得投资部这边很急,但又要约到刘文斌。

 

  太难了!

 

  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好差事,可史蒂文这会儿才后悔不迭:这根本就是一个火坑。

 

  其实,仔细想想也对,价值几千万美刀的股票,利益如此巨大,岂能简单?

 

  史蒂文也暗骂自己愚蠢,还把人家刘文斌当作自己的下属,一个刚离职的实习生。

 

  拉尔夫脸色难看,直接跟刘文斌对话,沉声道:

 

  “艾伦,我是拉尔夫,请问你什么时候有空?我们谈谈?”

 

  不搞虚头巴脑,直奔主题。

 

  “哦哦,拉尔夫你好,我可能要劳动节后才有空了。”

 

  刘文斌不急,Straight Path这只股票不愁卖,股价还能继续飙涨。

 

  很快,林晚晴的手机查到了这只股票,果然,表现得十分亮眼。

 

  市值已经突破二十五亿了。

 

  难怪拉尔夫坐不住了。

 

  要知道,四月中上旬的时候,这只股票才价值十六亿美刀啊。

 

  短短半个多月,飙涨如此之多,可见美丽国的两家移动巨头有多么疯狂了。

 

  嘭!

 

  拉尔夫哪叫一个后悔啊,怒得拍了一下桌子,可疼得却是他的手掌。

 

  史蒂文等人都害怕又担忧地看着拉尔夫,不过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

  “艾伦,我想你已经猜到我约你吃饭的目的了,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我明天上午到魔都,跟你聊一聊,可以吗?”

 

  姿态放低了。

 

  刘文斌嘴角微微翘起,林晚晴也跟着笑了,还亲了他的脖子。

 

  “好,那就明天中午见。”

 

  “谢谢。”拉尔夫如释重负。

 

  只要能见面,可以交流,他就有把握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